• 中保协:我国商业健康保险发展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2018-06-10
  • “恐怖童谣”引发讨论:图书分级到底有无必要? 2018-06-10
  • “保持通话” 男子突然昏倒 电话指导急救 2018-06-10
  • 一个月内11份减税降费文件密集落地 2018-06-10
  • 中国跨省就医患者比例从2015年的7.4%降至7.1% 2018-06-10
  • 中国跨度最大天然气管道悬索跨越吊装成功 2018-06-10
  • “00后”首考“70后”再考:两代人高考的“变与不变” 2018-06-10
  • 中国足球少年海外夺冠高唱国歌 法国人也被感动了 2018-06-10
  • “低头族专用通道”是纵容不是警示 2018-06-10
  • 中国足球协会青训中心授牌及青训总监聘书颁发仪式 2018-06-10
  • 中国官方约谈多家网站要求清理涉色情低俗ASMR内容 2018-06-10
  • 50岁送报员丢大半个月工资 好心人捡到送回派出所 2018-06-10
  • “一带一路”大型网络主题活动在陕西启动 2018-06-10
  • 192路公交车明日开通 将填补曲江二期公交线路空白 2018-06-10
  • 中国足球再现暴力!球员被掐脖窒息 罚再多也没用 2018-06-10
  • 当前位置:童话故事 > 一千零一夜 > 巴士拉银匠哈桑的故事

    巴士拉银匠哈桑的故事

    作者:童话故事编辑 时间:2009-08-12

    童话故事 www.a7888.com 相传在古埃及开罗城中,住着一个名叫迈尔鲁夫的补鞋匠。他心地善良,循规蹈矩,是

    个老实巴交的本份人,但与他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他那个奸酸刻薄、凶恶异常的老婆伐特维

    麦。由于她待人阴险泼辣、寡廉鲜耻、奸懒恶毒,因此,大家就给她取了个绰号:“恶

    癞”。他在外对人奸酸恶毒,在家也不把丈夫迈尔鲁夫当人看,一向骑在他的头上作威作

    福。一天到晚唠唠叨叨地不停地咒骂。迈尔鲁夫太老实了,不管老婆怎样无理取闹,任意打

    骂他,他都奉行“家丑不可外扬”的宗旨,忍气吞声。

    由于家境窘迫,迈尔鲁夫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便都花在老婆身上,自己经常挨饿。他老

    婆却不管这些,只顾自己享受。有一天早上,他老婆突然对他说:

    “迈尔鲁夫,去给我买些蜜制的糕点回来享受吧。记??!要蜜制的。”

    “但愿安拉帮助,让我顺利地给你买回蜜制的糕点。向安拉发誓,现在我手中可是一文

    钱都没有??!”

    “安拉帮不帮助你,我可不管,反正你必须给我买回蜜制的糕点来,要是你买不回来,

    那你就等着瞧吧,今晚我非照新婚之夜那样惩治你不可。”

    “我相信安拉是万能和仁慈的。”迈尔鲁夫回答道,带着不安和抑郁的心情离开了家。

    他来到清真寺做了晨祷,一个劲儿地喃喃祈祷:“主??!求你赏我买到糕点吧,可别让我今

    晚受那泼妇的气啊。”

    于是,迈尔鲁夫一直守在铺中,指望着替人多补些鞋,以便挣够钱,满足老婆的需求。

    可大半天过去了,始终没有人来补鞋。他越等越觉不安,想着他那母老虎般的老婆,越来越

    感到可怕。因为他现在连买面饼充饥的钱都没有,要想获得蜜制糕点,那不简直是痴心妄想

    吗?为此他惶恐不安,再没有心绪等下去,便关锁铺门,漫无目的地沿街走着。

    他无意间从糕点店前经过,不由自主地呆在那儿,望着那里面摆着的糕点不言不语,眼

    眶里含着泪水。

    老板看见他那幅神,问道:“迈尔鲁夫,你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哭泣,能告诉我吗?”

    “你是知道的,我那个厉害的老婆今天又给我出了难题了,逼我给她买回蜜制的奶油糕

    点,可是今天我在铺中等了大半天,一件活计也没接到,连买面饼充饥的钱都没有赚到,怎

    能满足老婆那贪得无厌的欲望。说来可怜,唉!看来我今晚又得遭罪了,因此我很害怕。”

    老板听了迈尔鲁夫的话,笑了笑,说道:“这有何难,你打算买几斤糕点呢?”

    “五斤就足够了。”

    于是老板给他称了五斤糕点,说道:“奶油我都有,就是没有蜂蜜,不过我这儿有蔗

    糖,可不比蜜差啊。你就让她将就着吃,行不行?”

    “好,那你就给我蔗糖吧。”向人家赊购,他怎好意思过于苛求呢。

    老板用奶油煎了糕点,再浇上蔗糖,将制成的糕点递给他,接着问道:“还需要面饼和

    乳酪吗?”

    “能给我的话,当然感激不尽了。”

    老板将两块钱的面饼、五角钱的乳酪,连同五块钱的糕点一起递给他,说道:“迈尔鲁

    夫,你共欠我七块五角钱。拿去吧,好好侍奉你老婆!这儿还剩五角钱,你拿去洗个澡吧。

    等几天,你有活计做,赚了钱,手头宽裕时再还我吧。”